当前位置:首页 >  守望先锋

1029亿游戏市场面前老牌大厂的转型和死亡

2019-09-20 

  近日,马里奥之父就关于《超级马里奥跑酷》将在周发布的采访中表示,任天堂不想将这款游戏变成免费玩游戏。它在免费的同时,还需一次性支付10美元来解锁所有更多的全部内容。

  相对于《口袋妖怪 GO》,《超级马里奥跑酷》算得上是真正的第一款任天堂自研手游,在经历了次时代主机大战的挫败后,任天堂终于在《口袋妖怪  GO》上看到了自己的未来,研发带有移动属性的游戏也成为聪哥的遗愿。

  一个月前,任天堂公布的新主机Nintendo Switch更是带有强烈的掌机属性,似乎也标志着任天堂在移动游戏上将一条路走到黑的决心。移动应用数据分析公司Sensor Tower预测该作上线首月的下载量将超过5000万,并在全球创造7100万美元收入,相当于《口袋妖怪 GO》首月IOS一半收入,高于一款百万量级的主机游戏。

  连最顽固的任天堂都在移动领域进行了布局,其他传统厂商更是悄悄完成了转型。2016年日本手机游戏持续上涨, GungHo和Colopl 等公司凭借《智龙迷城》、《白猫计划》等游戏已经能与史克威尔艾尼克斯、世嘉等日本老牌大型游戏公司平起平坐。

  

  而万代南梦宫、史艾等有代表性的厂商紧随其后,通过《偶像大师》、《星之勇者斗恶龙》在日本手游排行榜占位了脚跟。甚至连科乐美都不惜抛弃海外市场转型为主营手游的发行商。索尼更是在上周通过全资子公司Forwardworks重启手游发行计划,并在明年将《蛮荒兵器》等十余款游戏搬上移动平台。

  与中国游戏厂商快速完成端游向手游转型不同,从主机游戏转型手游的困难更加明显,大部分传统游戏厂商都面临艰难抉择。

  近日传出消息称,曾制作了“孤岛惊魂“和”孤岛危机“等多个热门游戏,并开发了重要VR引擎Cryengine的德国游戏公司Crytek遭遇欠薪危机,核心工程师和开发员已经两个月没收到工资,主要员工纷纷罢工或离职。还有报道称他们正在考虑卖掉全球六个工作室中的一个来减少支出。2015年8月,这家公司经过CEO撤换、大裁员之后,最低只剩五个员工,可见如今的游戏市场和游戏行业的生存压力之大,即便老牌大厂依然面临困境。

  

  而曾发行过《血腥莱恩》、《料理妈妈》等热门游戏的30年老厂Majesco近期在经济压力下无奈宣布脱离游戏行业选择与一家生物公司合并转向生物研究。

  手游、苟延残喘或转行,在消费如此快速的大环境中,更多公司在逐渐选择适应手游快餐消费。与次时代主机大战不同,国外传统游戏厂商正在经历的艰苦抉择并不是争斗,更像是一次说服自己的心理教育,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将会有更多的传统游戏厂商开始参与手游用户争夺。

  据统计机构newzoo预计,2017年世界游戏市场将增长至1029亿美元,而中国将继续以第一的名词冲击300亿规模,但不可避免将应对来自国外游戏的冲击。如果三年前国内传统端游厂商的转型是一场五代十国的混战,那么在移动游戏发展的新阶段,多国联军组成的老牌游戏精英即将在不久之后抵达战场。